立博平台

                                                                    来源:立博平台
                                                                    发稿时间:2020-08-12 15:56:40

                                                                    大家要了解一个基本常识,就是所有的统计数据都是假设这个社会是处于一个平衡态,然后才有可能计算统计平均。

                                                                    回到那两个引发争议的数据。

                                                                    所以以为拿钱就能衡量经济,衡量你的幸福度,或者你生活的稳定保障程度,实际上非常危险。

                                                                    报告里面就提出一个理论,叫“中等收入陷阱”。这个提法固然有计量经济学的数据支撑——拿世界上200多个国家做线性回归,把人均GDP或者人均国民收入和其他指标对比,就出来一个看似从低收入向高收入发展的趋势,于是就把这个当成普世规律。而其实,它是没有坚实理论依据的。

                                                                    现在美国的美联储、欧洲的央行、世界各国,危机一来都在印钞票;但是印钞票后面又没有黄金、白银或粮食等实物来做依据。所以现在各国印钞票,其实是印白条。美国如果宣布它的白条是量化宽松的话,你们就会明白,我们手上辛辛苦苦出口的外汇,手上攒了一大堆美元,最后都要像国民党当年发的金元券、法币一样,变成一堆废纸了。

                                                                    金融危机以后,如果再考虑这一次的新冠疫情,我观察到的情况正好相反。西方高收入国家正面临非常严重的困境,西方发达国家面临的社会危机要远比世界银行所谓的中等收入国家严重。所以我提出了一个相反猜测,叫“高收入的困境”。

                                                                    其实很多科学问题看起来是荒唐的理论,比如太阳是不是从东方出来的,那还用说?但天文学家发现,不是太阳从东边出来,而是地球绕着太阳转。最先开始讲这个道理的哥白尼,书不让出版,临死时才敢发表,后面拥护哥白尼的物理学家伽利略要被监禁,布鲁诺被烧死,都是因为科学的真理看起来违背常识,就受到社会舆论的讨伐。

                                                                    首先转告我这个争议的,是我在德克萨斯大学的老同学周新良。他当年在化学系成绩突出,博士期间就出了若干论文,工作后更是一边从事实务一边关心时事。因为他是个做学问很认真的人,所以如果他也对我的言论不理解,甚至觉得荒唐,那一定存在两个可能:

                                                                    她从加州大学哈斯汀法学院毕业后进入加州工作,先后任阿拉米达县副检察官、旧金山市检察官办公室职业犯罪科管理律师、旧金山市检察长社区及邻里关系办公室主任。

                                                                    那么,中国政府在决策的时候,在讨论未来发展方向时,到底应该模仿效法西方的所谓高收入、高消费社会,还是要发展我们中国有几千年传统的小康社会——并不需要收入特别高,当然我们要摆脱贫困。在我看来,小康社会反而是更可持续,更有竞争力的。